法國料理

關於部落格
t恤
  • 18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教育局禁止暑期補課 家長自請老師把門望風

  學校不組織補課,家長自發請老師辦起補習班;面對“禁補”暗訪組,家長們又自願把門“望風”。這個暑假,合肥市教育局組織暗訪組對中小學假期補課進行明察暗訪,卻屢遭尷尬。   家長合伙辦起補習班   從7月開始,每天早上,即將升入高三的小柳同學就會來到合肥市一職業學校內,在這裡,他將和其他幾十名同學一起,補習高二的課程,同時提前學習高三的知識。為他們補習的老師均來自他所在的高中。與眾不同的是,這次的補習班不是學校組織的,而是家長們合伙“辦”起來的。   據瞭解,暑假開始後,小柳所在學校因為禁止補課的“風聲”很緊,高三年級遲遲未補課。在向學校申請提前上課未得到答覆後,一些家長商議決定自己在校外找教室開一個臨時補習班,然後請老師來上課。補習班所用的房子是家長們自己找的,補習費用大家平攤,每人1000元左右。   為了做好後勤保障,家長們還排了值班表,每次補習都有兩名家長值班,除了打掃衛生和維持紀律,還有一個重要職責就是“放風”——不讓補習班學生和家長以外的任何人進入學校。   暗訪補課遭家長阻攔   “現在想查補課很難,除了換地址外,還有家長專門‘望風’,執行起來也會遇到各種阻攔。”今年暑期開始後,合肥市教育局組織暗訪組,分頭對中小學暑期補課進行暗訪,但屢遭家長阻撓。   合肥市教育局一位參與暗訪的人士告訴記者,之前教育局接到舉報,說一高中學校利用一個培訓機構的場所悄悄補課。暗訪組來到補課地點,卻發現外面有好幾位家長“把門”,得知暗訪組的身份後,家長們立刻圍上前阻止他們進入,還有家長進去報信。等暗訪組進入培訓機構後,補課的學生和老師都已經離開,只能撲一個空。   事實上,這樣的事情在今年暑假並不是個例。在今年暑假的暗訪中,雖然教育部門未發現有學校和老師在校內補課,但各種舉報表明,補課並沒有絕跡,而是將補課的地點換到其他培訓機構或者成人學校等地,更加隱蔽。“有的我們這邊剛到,那邊就接到消息離開了;有的逮了正著,家長說老師都是培訓機構的,不是學校的任課老師,很難取證。有脾氣暴躁的,就直接罵我們不想讓孩子好。”   合肥市教育局基教處負責人吳慶防告訴記者,目前合肥市對假期補課的查處,主要針對公辦中小學組織的集體補課和公辦中小學教師組織的補課。家長要求補課的苦心可以理解,但有時忽略了孩子的感受。今年就有一些暗訪線索來自學生投訴,因此教育部門也希望家長能多關註孩子的內心需求,將暑期還給學生。   禁補令難接“地氣”   “家長的心理其實很簡單,就是怕自己孩子不補課吃虧了,學校在升學壓力下同樣也有怕吃虧的心理。”採訪中,省城一知名高中學校的負責人告訴記者,一到假期,家長就會到處打聽其他學校是否補課,一旦發現別的學校補課而自己孩子學校不補,家長就會集體要求學校補課,甚至主動提出願替學校補課“望風”。“其實不補課大家都輕鬆,但高考是全省的競爭,如果只是一個市看住了自己的校長,或者只是一所學校看住了自己的老師,那麼對這些聽話的學校就是不公平。”   採訪中,一些教育界人士表示,“禁補”之所以處境尷尬,主要還是因為升學壓力面前,減負往往成了偽命題。要想真正杜絕補課,需要有更多更好的升學、成長、就業通道,而這都是短期內無法解決的問題。 本報記者  劉文章  張曉嶸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